美女党魁会让市场反水吗?国家党不应为Jacinda效应乱阵脚

money4查看图片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Kenny 报道  平淡无奇的2017年新西兰大选,因为Jacinda Ardern取代Andrew Little成为工党新党魁而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在这之前整个市场对今年大选都是冷漠脸,主要因为下面这张表格:

NZSA05AUG17C004

可以看到,工党和国家党的支持率在2005-2008年出现“剪刀差”,之后九年工党的支持率一直在下降。

2002年是工党支持率的峰值(41.3%),当时工党党魁、新西兰“铁娘子”Helen Clark把国家党的Bill English(也就是现总理啦)打得找不着北。2002大选后工党获得了52个全国议员席位,国家党只得到27个,只有工党的一半多。新西兰优先党获得了13席,绿党获得了9席,联合未来党获得了8席,进步联盟党获得了2席。

2005年Clark再下一城击败国家党的Don Brash,并且组建了一个包括进步联盟党、优先党和联合未来党的执政联盟。但从此之后工党支持率就开始自由落体。

2008年国家党John Key横空出世,不但击败了“铁娘子”Helen Clark,在之后的两届大选还分别击败了工党的Phil Goff(即现任奥克兰市长)和David Cunliffe。2014年大选后,国家党的议员席位已经扩大到60席,工党只有32席,数量对比完全颠倒了过来。绿党获得了14席,新西兰优先党11席,毛利党2席,行动党和联合未来党各占1席。国家党和联合未来党、行动党还有毛利党结成了有效的联盟。

GettyImages 499194455

投资市场之所以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反应冷淡,是因为对国家党有威胁的中左派政党还未出现。最新民调显示国家党的支持率高达45%-47%,工党只有24%。绿党支持率大概在13-15%,新西兰优先党在11%-13%。人们对工党仍在政治谷底这点已经达成了共识。

今年工党也没有像2014年大选那样拿出让人大吃一惊的争议方案。2014年工党曾建议拆分新西兰的电力市场,把全国电网变成条块分割的连锁超市。

因此市场在一段时间内都更关注新西兰优先党的动向。这个完全建立在Winston Peters个人魅力上的极右政党还未明确表态与谁结盟。它开出的价码被一度认为是今年大选最可能掀起的风浪

——直到52岁的工党党魁Andrew Little宣布辞职,37岁的美女政客Jacinda Ardern走马上任。这给今年大选带来了很大的变化:肉眼可见的变化是工党需要立刻更换新的竞选广告牌,而看不见的变化来自于工党的竞选风格、选民年龄甚至性别比例。它让市场第一次开始思考一个几乎不可能的问题:工党自2005年以来的下滑趋势是不是要逆转了?Ardern有七周时间来证明:工党的问题究竟在于其政策还是其领导者?如果是后者,那么工党今年的支持率很可以“止跌反弹”,至于反弹到何种程度只有天知道了。

ardern on public transport

8月6日Jacinda Ardern宣布包括奥克兰机场轻轨在内的工党交通政策。国家党的财政部长Steven Joyce第一时间评论说:“工党也许换掉了领导者,但对新西兰的领导方向是换汤不换药。”

这也是国家党的一贯策略:批评工党“老人气”。但Ardern上任才几天国家党就发现很多套路都没法用了:比如国家党以前会把Andrew Little描绘为一只只懂批评的“愤怒的小鸟”,这招现在行不通了;教育部长Nikki Kaye之前形容Ardern当选副党魁是工党用来“美容拉皮的行为”,这句话现在看就像在打自己脸;环保部长Maggie Barry无法再怼工党党魁没有带薪育婴假的发言权,因为上周刚有主持人问Ardern是否计划要孩子,就被媒体和公众喷成了筛子......

事实上人们对Ardern在就任后几天内的所有质疑都像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Ardern也许缺少经验,但她和媒体正在享受蜜月期。甚至关于她缺少经验的评论也容易被认为是前辈对后辈缺少包容的政治霸凌。

对国家党来说,目前最好的策略是静坐等候“Jacinda效应”冷却,而不是用嘴仗火上浇油给工党送上更多弹药。Little的辞职和绿党联名党魁Metiria Turei的半隐退已经足够国家党弹冠相庆一阵子了。工党也许会在这次大选中止跌反弹,但它需要一个奇迹才会回复到2004年的巅峰支持率;工党、绿党和新西兰优先党的联合执政只存在于遥不可及的幻想中。

GettyImages 56731994

国家党真正需要吹响的是经济号角,这也是国家党执政这9年做得最成功的事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经济,经济,经济。

新的就业和移民数据站在国家党这边。六月“家庭劳动力调查”已经发布,全国失业率从2012年9月的6.7%下降到2017年6月的4.8%,创下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可以对比的是澳大利亚失业率为5.5%,OECD国家平均失业率为5.9%。

就业水平(有工作的人占可用劳动力的比例)新西兰是76.1%,美国是70.0%,OECD国家平均水平是67.4%。

新西兰过去两年创造了18.1万个新工作岗位,其中93%是全职工作。同期澳大利亚创造了45.9万个新工作岗位,但只有57%是全职工作。

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新西兰的净移民数据不断破纪录的原因。

新西兰缺少适龄的青壮年劳动力。作为一个老龄化国家,65岁以上老人已占到新西兰总人口的14%。新西兰的年龄中数从1970年的25.6岁提高到2016年的37.1岁,到2068年全国预计有一半人口在46岁以上。拥有技能的青壮年移民不但可以有效放慢老龄化的步伐,而且受到绝大多数新西兰企业商家的欢迎。建筑业、IT业、旅游业和种植业尤其存在劳动力短缺,迫切需要移民工人。

GettyImages 693768739

国家党的移民政策以“稳”为主,在继续欢迎移民的同时减少低技能移民数量和处于养老退休状态的父母团聚移民数量;而工党的移民政策是以“收”为主,工党希望每年削减3万移民配额,减少低等级课程的学生数量和剥夺这些学生找工作的权利。

因此市场对今年大选的态度很可能不会因为工党更换党魁而发生质的改变。

市场是厌恶风险的,住房销售活动可能进一步下滑,工党限制外国买家买房和取消税收负杠杆的政策将给房地产投资者带来重大影响。如果国家党在大选后继续执政,住房市场倒是有可能重拾涨势。

过去五届大选的前后七周新西兰股市都会走低,新西兰NZX50指数平均下降3.5%。但这一数字包含了2008年11月大选的极端情况。当时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加深,新西兰股市下滑了12.4%。一般来说大选给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而且混合比例选举制意味着即使大选结束,也很难立刻判断谁是胜利者。大党和小党要联合执政的话,需要在很多问题上作出谈判和妥协。

大选前后纽币的波动性会异常剧烈。过去五次大选中有四次纽币都发生了平均4.9%的贬值,直到大选后才慢慢恢复平稳。

GettyImages 2833316

(责编:kakapo)

反水 党魁 阵脚 会让 应为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暂无

相关资讯